当前位置: 首页> 产品经理

据国外媒体报道,《卫报》目前在小范围测试一份靠⊙算法编辑的纸质报纸。这份◥报纸选择内容的依据是用户们分享文章的习惯。该报很快会在美国发行★。

如果读者拿起一份报纸,看到上面的报道不是由编辑们手工甄选,而是在自己的社交圈子内分享最为热烈的内容,或是被Facebook、Twitte♂r用户分享得最多的内╭╮容,他会看下去么?更重要的是щ,读者会为这样一种报纸买◁单么?

这种报纸现在还买不到,但《卫☆报》〖正在测试一种纸质报纸,并准备首次在美国将其∠推出:一份完全由——或者说几乎完全由——算法生成的纸质报纸,≠这种算法基于社交分享的活动以及报纸读者的其他使用习惯。这会是未来报纸的∵雏形么?

网站报道称,《卫报》的≯这份实验性产品名为“#Open001”,它将于本周晚些时候推出。但大众没法在报刊亭买到这份报纸,因为它每月只印5000份,而且直接发送到媒体机构和广告机构的办公室里。◢换言之,这更多是《卫报》目前开展∮的一种营销努力(卫报本身并不在美国出版)。

既然机器人能写新闻,为什么编辑新闻ξ不用它呢?

虽然这可能是个小实验,但《卫报》的这个项目引出了一些有趣的问题。一份由机器人打造的报纸(或者说是由算法打造的报纸),和→Pape⿶r.li以及许多媒体网站上的“最多分享”这样的工具没有太多的不同。分享习惯分析公司NewsWhip日前进行了一项调查,依照人们分享的内Ф容编出了一期报纸的头版。但这样的报纸会是我们想要的么?

(左侧为一*期《独立报》的正式头版,图片标题是“乌克♡兰的东线静悄悄”,头条标题为“移民对英国工人无影响”。右侧是按照同期报纸分享最多的文章组合∴的头版,图片标题是“《为奴12年》女星╫谈种族主义:每天起床都想肤色能浅一点”,头条标题〆为“商务大臣称教师对世界的运作方式全然无知”)

过去六个月间,《卫报》在英国也进行了类似的试验,在英国的那份○纸质报纸名为《精读》(TheLongGoodRead),上面的内容选择了《卫报》及其姊妹报《观察家报》上面一⌒些优秀的长篇报道。在伦敦肖迪奇街区《卫报》的公众咖啡店里,这份报纸以周刊的形式免费赠阅。

《精读》开始时是与™新闻俱乐部公司共同打造的℃,后者发′行小规模的定制报纸。而且该报在最开始Δ是《≌卫报》的软件开发人┒员丹凯特(DanCatt)的一个小项目——一种自动收集用户留存文章的方式,有点像RSS,或是与Longr◎eads相似的分享功能。

负责《精读》的编辑在一篇博客中解释道,这份报纸使用的算法包括《卫报》自己的文章反馈工具╣,会列出一↔系π列需要的文章,然后新闻俱乐部公司的机ν器人再将其排版。在复印前编辑会检查是否有文章是旧闻,并对排版进行微调。整个过程只需要大约1个小时左右。

我们还会看到新东西么?

很明显,无论是《精度》还是#Open001,都不会马上取代《卫报⿸》或其他纸质报纸。前者是月刊,后者是周刊,而且它们现在都着眼于商业市场。不管怎么样,☎人们完全有能力依照的兴趣☏出版报纸,但我们应该做这种事么?

Paper.li允许Twitter用户将关注的人分享的内┖容,打造成一个可定制式Ⅰ的数字版“报纸”。它与Flipboard去年发布的定制版数字杂志,以及Faceミbook的Paper应用的好◈处在于,我们可以直接按照自己的兴趣,通过自己的社交图谱,创建一个有针对性的新闻流。

然而,正如《搜索引擎没告诉你的事》一书作者伊莱帕里(EliPariserБ)解释到的那样,这样做的坏处在于,我们可能被自己已经赞同的事情包围,而无法接触到不同的观点。

这也是为什么Prismatic这样♥的新闻推荐引擎,试着开发他们称之为“新奇度”的功能,好让用户看到自己兴趣之外的那些东西。报纸的编辑或许会选择那些不太性感,没≡有多少意思,但在某△种程度上说比较重要的东西,我们能教会◣机器人也做这到这一点么?